Skip to content
2011 年 08 月 06 日 / Heidi

忽胖忽瘦

老公心血來潮,忽然問我:「我們要生第三胎嗎?」
我大驚失色的回答:「過陣子再考慮吧!不然這樣一下胖一下瘦的,很累阿!」
只見老公不急不徐的應著:「你沒有一下胖一下瘦阿!你是一下胖、一下更胖、一下又更胖…..」

有夠欠揍!

2011 年 08 月 05 日 / Heidi

不能成為的你自己

The Shadow

“Unfortunately there can be no doubt that man is, on the whole, less good than he imagines himself or wants to be. Everyone carries a shadow, and the less it is embodied in the individual’s conscious life, the blacker and denser it is. If an inferiority is conscious, one always has a chance to correct it. Furthermore, it is constantly in contact with other interests, so that it is continually subjected to modifications. But if it is repressed and isolated from consciousness, it never gets corrected."

“Psychology and Religion" (1938). In CW 11: Psychology and Religion: West and East. P.131

 

如果容格是對的,
那們每個人都有不能成為的你自己, 那是屬於潛意識裡的陰暗面.
所有不屑的,不齒的,不願面對的,忌妒的,羨慕的,都可能是那個潛意裡自己最想成為的角色,
只是,
這些陰暗面,通通被我們藏在屬於光明面的面具後面,
自己的意識強迫了帶面具的自己與外界互動,
讓自己痛恨了屬於另一種樣貌的一切.

這兩日,我與我的陰影面交鋒了.
不能否認的我曾經(or現在依然?!)討厭的,不齒的,羨慕的,忌度的角色再度大剌剌的出現在我生活裡,
對我就像是芒刺在背一般,使我坐立不安!
但我又像是偏執似的病了一般,瘋狂瀏覽著,搜尋著可能遺落的訊息!

越看著,就越是焦慮和不安!
帶著面具的我告訴自己: 不過就是個XXX角色的人阿! 有什麼了不起!?
陰影面的我卻不斷投射另一種訊息: 其實,好想變成他阿!
於是,
幾天下來不停交鋒的結果,終於在今天饋提了!
放聲大哭….因為發現自己永遠不可能成為那樣的樣貌!
不論是外在的樣貌!或是內在的個性!

有一種嚴重的挫敗感,自覺….輸個徹底了!

榮格的理論,教會我認識了自己的陰暗面,正視那個不能成為的我自己,
但,我好像忘了學會,
交鋒後的挫敗感,我究竟該怎麼再次面對?!

2011 年 08 月 02 日 / Heidi

覺悟

原來羞辱比鼓勵更容易使人覺悟!
原來下定決心的勇氣是來自憤怒!

如果拾回自尊的能力是要被迫捨棄,那麼情願面對失去!
畢竟有些遊戲,不只是需不需要而已,
倘若不夠珍惜,就玩不下去!

2011 年 07 月 31 日 / Heidi

自言自語

有些事情沒發生多久,卻宛如隔世!
有些事情藏在遙遠的記憶裡,卻歷久彌新!
有些緣份你曾以為會維持一世,現今卻音訊全無!
有些人你以為早斷了線,卻又不知不覺中聯繫上了!

有些話只能放在心裡,
有些疑惑永遠得不到解答,
有些情緒只能努力掩蓋,
有些念頭終究只是念頭!

遮遮掩掩、隱隱晦晦、躲躲藏藏、虛虛實實!

既理智,又非理智!唉,人哪….

2011 年 07 月 27 日 / Heidi

角色互換

週末約了幾個男性友人來家裡陪手癢的孕婦打麻將,
昨晚跟老公報備,
老公問: “你打麻將,那我要幹嘛?"
我想了想,答:"你帶小孩阿~ 而且可以跟他們的太太聊天什麼的!"
只見他開始裝模作樣,又答: “好阿~ 那我是要跟他們討論粉底液?還是要講睫毛膏?"

!^&^(*@&^(@^~*…….

2011 年 07 月 27 日 / Heidi

鼓勵

我問尢說:「別人家的Vic要鼓勵他老婆每天運動是用去『關島』​作誘因,那我們家的vic要用什麼來鼓勵我?」
他竟然認真的回答:「我送你去『龜山島』好不好?我還沒去過耶!​」

超想揍他!

2011 年 07 月 18 日 / Heidi

關於 “欺騙"


回澳洲的時候,跟老朋友剛好聊到關於在婚姻裡的 “欺騙",
回來之後,還是持續的讓我思索著!

當婚姻走上 “欺騙" 這一刻時,應該都是逼不得已的吧!?
當初兩人在交換誓詞,許諾終身時,誰會早已認為自己會是離婚/外遇下場?
不都是希望自己和伴侶兩人長長久久,白頭到老嗎?
誰會希望自己婚姻無法維持阿?

忘了是在書上還是電視上看過一個名嘴說:
“其實當你發現另一半騙你時,你應當感到開心,因為那表示對方還在意你的感受,不希望你們的關係受傷,所以用了謊言來保護可能的傷害!"
當時聽了,只覺得這是什麼爛道理?
根本是妖言惑眾!!

後來,漸漸聽到不少不忠的伴侶在婚姻裡連說謊都不願意了的例子,還大言不慚的說 “我是尊重你才跟你說實話!"
不願對對方的感受,甚至是尊嚴留一點點最後的餘地!
才讓我漸漸思索,會不會是眞的?
會不會 “說謊/欺騙" 雖然可惡,但可能也是婚姻裡的一種保護色?!

人非聖賢,本來就很難沒有過錯,更何況婚姻是由 兩個人 (甚至是兩家子的人)所組成的,
在裡面的碰撞,意外,傷害,在所難免!
當傷害發生了,如果沒有謊言的修飾,赤裸裸的刀光劍影,
不在意彼此的感受, 不在乎是否對方會受傷, 甚至連基本的尊嚴都不給,
那這樣的婚姻,還剩下什麼? 還叫做 “婚姻" 嗎??

想到這裡,我昨天語重心長的對老公說:
“老公,如果有一天讓我發現你騙我,我會坦然原諒你的欺騙!"
(但對於欺騙背後的其他行為再看看吧! 哈哈~)